王舍城

     王舍城,古名Rajagrha,原意為「王之居所」,距離西南方的菩提迦耶(Bodhigaya)約90公里,距離西北方的巴特那(Patna)約100公里,是佛陀時代恆河以南強盛的摩揭陀國(Magadha)的首都。由於摩揭陀國頻婆娑羅王(Bimbisara)的睿智領導與政治遠見,使得當時的王舍城成為北印度革新宗教的新興之地,許多修行團體都選擇在其國城境內遊化講學、修行安居。
    佛陀一生中在此講經說法有十數個雨季之久,佛教僧伽們的第一座精舍即位於此城內,早期重要的入室弟子;如舍利弗、目犍連、大迦葉等,均於王舍城內皈依,此外, 佛陀入滅後的第一次經典結集,亦在城郊的山中。
      佛陀的足跡踏遍了王舍城,它的地位有如 佛陀正覺前修習智慧、正覺後弘法解惑之校園。

     靈鷲山,是佛陀在王舍城結夏安居期間,除了竹林精舍外,另一個常常居住與說法的地方,在經典中常以「耆闍崛山」稱呼。靈鷲山的名稱來源說法不一,有人說是由於山上常有鷲鳥棲息而得名,另有一說是因為山上有一塊形狀酷似鷲鳥頭的奇岩而以此稱呼。

鹿野苑」提供

    說法台」是典型笈多王朝的僧院遺跡,應是為紀念佛陀而建,雖然這裡並不是群山最高之巔,但卻擁有最撼動人心的視野。

引自《印度聖境旅人書》

 

            這是 佛陀入滅後的首次僧團大結集,結集的時間就在佛滅後的雨季安居時期,大約有三個月之久,因為有近500位清淨解脫的阿羅漢參與此次會議,因此史稱「第一次結集」、「七葉窟結集」或「五百結集」。

引自《印度聖境旅人書》

引自《印度聖境旅人書》

        那爛陀的遺跡十分廣大,總面積超過15公頃,而遺址目前仍在持續開挖當中。
這裡最著名的學生,就是中國的玄奘了!他不畏艱難,千里迢迢西行求法,在此度過了五年留學生活,既是學生,也任老師。他對這裡的第一印象是:「印度伽藍,數乃千萬,壯麗崇高,此為其極。」一語道出那爛陀寺院建築難以筆墨形容的華麗堂皇,堪稱印度之冠,而其教育規模之龐大,亦是當世少有。據說在全盛時期,光是教師就多達兩千餘人,學生則逾萬餘人,其中包括了來自中國、日本、韓國、爪哇、蘇門答臘...等國的佼佼學者。到後來,不論僧俗皆可入學時,修學狀況就更熱烈了。

  舍利佛塔崇偉至極,不僅是那爛陀最壯觀的建築遺跡,也是印度佛教中數一數二的華麗建築物。

僧徒數千,並俊才高學也,德重當時,聲馳異域者,數百餘矣。戒行清白,律儀淳粹,僧有嚴制,眾咸貞素,印度諸國皆仰則焉。」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-玄奘
  大唐西域記-
 

引自《印度聖境旅人書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舍利弗與目犍連的皈依

         「 諸法從因生,諸法從因滅,如是滅與生,沙門如是說。」   

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阿說示尊者所說之偈-

      頻婆娑羅王在物質上的護持,是佛教僧團得以迅速發展的原因,而舍利弗(Sariputta)與目犍連(Moggallana)兩大弟子在王舍城的皈依,則是真正使佛法廣佈傳續的強大助力。

    住在王舍城附近村落的舍利弗與目犍連,年輕時是共同有志求道的好友,為了尋找無上的解脫之法,他們遊遍了整個印度,但最後卻失望的回到家鄉。因此,他們兩人許下承諾;若有人先尋得無上正法,一定要盡速通知對方,共同修行,同證菩提!由此可以看出他們的友情是如何的純淨而深厚。

    一天,舍利弗在路上遇到了前來王舍城托缽乞食的阿說示尊者(Assaji;五比丘之一),由於受到其莊嚴與安詳的威儀所震懾,於是舍利弗懇請阿說示開示教說,當時阿說示尊者便謙虛的說了上面這段言簡易賅的偈子。

    舍利弗聽聞此偈後,當下遠離塵垢,得法眼淨。他知道他已找到真正的道路,於是立刻雀躍地前去告訴摯友目犍連,不久後兩人即相約前往竹林精舍,皈依在 佛陀座下。從此以後,他們成為 佛陀最得力的兩大弟子,猶如 世尊的左右手,為佛法的傳續與僧團的發展,貢獻了不可抹滅的極大助力。

   這首偈子,後來成為廣為流傳的佛偈之一,千百年來,它一直訴說著「法」的真實語,也告訴著人們舍利弗尊者初聞佛法的故事。

 

印度聖地 藍毗尼園 迦毗羅衛 菩提迦耶 鹿野苑
來去印度 王舍城 舍衛城 吠舍離 拘尸那羅
回首頁